Km. / Kminor

關於部落格
  • 809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world never ends.

January

  一月,好遙遠了,直接想的話我根本想不起來那時候我在幹嘛,除了期末考再來就是寒假。記得期末考考完,突然就決定和采薇去內湖玩,那天也很冷。另外和渦渦、蔡蔡、采薇一起去看《勇敢傳說》,四個女生在西門町,開心的Women talk!還有一天冬陽露臉,和渦渦、蔡蔡去青田街晃晃,亂拍照還有喝下午茶,現在想想還真夠愜意的。一月的尾巴還去平溪看天燈,那天遊客多到不行,最後拋棄老頭先回家了XD 最後一天則是去苗栗南庄,和邦邦、旻旻、張育騰、劉崴瑒和老頭一起,很好玩!
  然後從去年開始,每年都會想去中正紀念堂拍梅花,像細細的雪。


February

  二月天氣其實不錯,這張是我很常拍的大巨蛋預定地(到現在都還是這個樣子,似乎沒什麼進步),喜歡樹和吊車的顏色。
  說到二月,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二十歲生日,很多人寫了些話給我,還得到貴重的生日禮物:Nikon D7000!後來有帶相機到學校拍櫻花。另外陸續有越來越多工作,包括文海,還有幫戲曲學院編輯校慶特刊,開學之後更是一連串的忙碌,不過加入攝影社很開心。記得大中盃去文化大學,冷得要命XD 
  二月開心的是看了不少電影和表演,聽到新的音樂,享受休閒的時光,不過這就和暴風雨前的寧靜差不多,是忙碌前的放鬆!


March

  三月最有印象的事情,是去三芝淺水灣,給海一個下午。「搬到海邊 靜靜生活」,陳綺貞這樣唱,而我寫:「全部的自己都留給海的善意」。回想起來,很多事情也許從那時開始就變質了,分裂不會是單純的物理作用,終究還是慢慢發酵的化學作用,也許是海水滿溢了,把一切變鹹,鹽巴在飽和之後結晶,原該是一粒粒閃閃發亮,後來卻不是。
  三月很忙,因為戲曲學院的校慶特刊出刊在即,文海也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另外還要準備高文。為了戲曲學院的校慶特刊,好幾天都背著電腦到學校,一有空閒時間就在排版,很累很累,但確實是個寶貴的經驗,從中學到很多。


April

  四月,文海在這個月完成,中間有期中考,只能說我的三四月也太爆炸了吧!所以在挑照片的時候,我發現我四月幾乎沒有拍照,於是從底片中挑出可能是四月拍的照片XD
  然而爆炸的還不只是生活而已,化學作用之下,埋藏的炸藥和地雷,一夕之間全被觸發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通常越小的事,越容易藏有刺人的針。後來提到張惠菁的〈給冥王星〉,她寫:「一種分裂啟動了。在最陰暗核心的內裡,有什麼微小的事物突然迸開了。」是的就是這樣吧,「從那裡開始時間有了不同的轉速,我們再也不站立在同一個地面了。從軌道最靠近交錯的那一點,逸出朝向全然不同的宇宙。」
  不知道那飛機會飛向哪裏,但可能就再也不會回到這裡了。


May


  五月的照片很難挑,我很喜歡顏色很美的康乃馨,但不太符合五月的情緒。五月最開心的是《文海》出刊,這真是非常有成就的事!所以最後選了《文海》的照片(而且之前好像沒PO過!)那時候有人說對於封面不是湛藍的海感到有點失望,但某種層面上這似乎也達到了不錯的效果,我就是想做出不一樣的海啊(不過封面也是學術股的大家票選出來的啦XD)。
  五月我的世界好像分成兩邊,一邊是中文系,一邊是攝影社。五月的中文系在校慶運動會的啦啦比賽上,拿到第五名,當時幫忙道具組,覺得有幫上忙真好 :) 而攝影社,因為剛加入不久就獲得很多認同和快樂吧,覺得很難得,去苗栗外拍桐花,或是去福隆九份,都很開心 :)
  除了《文海》,另一件比較大的事,大概是道南文學獎獲新詩組第一名吧。但相較之下,我覺得《文海》帶給我的成就感更高,但〈離席〉這一首詩,確實是意義非凡啊。


June

  六月經典的照片還是這張,雨中的鳳凰花。六月是畢業季,也是期末考季(?),還有梅雨季雷雨季,最扯的是這個月出現雨量比擬颱風的超級豪雨,把河堤都淹了!可堪稱奇觀啊!然後暑假就來了(也太快)。這樣六月貌似有點空虛,只能說沒有期末報告和期末考的壓力時,生活還真是豐富啊,反之,準備期末的日子真是單純。


July

  七月的開頭是高文營,尾巴是澎湖,中間是很多無聊和不甘寂寞的日子。
  一直說要寫澎湖的遊記但都沒有寫,原因是在旅行的那幾天,就已經手寫記錄過了,懶得電子化XD 這也是很難選照片的一個月,因為光是澎湖的照片,就有太多值得看的,所以大家還是直接去看相簿好了!澎湖是很棒的地方,第一次去,總是有迎面而來的風,曬燙的地方也就不燙了,那四天中,沒看到完全的日出,也沒看到完整的夕陽,甚至也沒有佈滿星星的天空,但有太多我喜歡的事物:飛機、海、風、小雲雀、天人菊、海產、自然美景、鄉間小路……以及寬闊,閒適。雖然搭船的時候吐了,當然也曬黑了,但這些都不減澎湖的魅力,讓我想起去年暑假去台東,這大概是我目前最喜歡的兩個台灣地區了。


August

  八月,之前也一直說要寫八月實習的經驗,結果隻字未動。一個月的實習,那時候其實幾乎覺得不情願,因為真的花太多時間了,而且也不是自己真的很有興趣的工作,對我來說更可怕的是要一直坐在辦公室,辦公室沒有窗,非得走到茶水間才看得到外面(照片就是從茶水間拍出去的),八月明明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我卻要在冷氣房裡,這大概是讓我最痛苦的事了,所以格外珍惜中午能出去的時間,通常吃完媽幫我準備的便當,我就會走出去,當作放風,亂晃或是到書店翻翻書,總之感受一下陽光,享受一下溫暖,此外就是每天早上走到公司的二十幾分鐘,也是難得。
  有人會問我有沒有學到什麼,老實說我想說是不上「學」,但看到更多不一樣的人,同事們,心裡其實還懷有一些夢想的J也好,剛結婚也剛去度蜜月回來的B也好,常講些有趣的話的S也好,一直很怕我來了沒學到東西的C也好,默默關心和我討論工作內容的P也好,講話和笑聲都很開朗但很忙常消失的Y也好,他們其實都還很年輕耶,很好奇他們對於自己的工作到底抱持什麼想法,有時對話聽得出端倪,像J,喜歡她和我談雜誌的時候雙眼是會發亮的。我想我還太年輕吧。
  然後八月的尾巴——只能用王榆鈞的〈Sweet 3〉來說明:「So we together now」:)
  另外在反核音樂會第一次親眼見到陳綺貞,第一次親耳聽到她唱歌,超棒!


September

   九月,趕在暑假結束前,終於有時間可以出去走走,看看電影,還有攝影的一些工作,再之後就開學了。開學了,就是大三。大三很多人都會感到焦慮,已經不能太純粹地去看未來,總是要找一條路,另一方面又有新的學弟妹了,會去大一班上宣傳包種茶節,也會去看看他們練文化盃,結果有時在路上有學弟妹和我打招呼我都不知道是誰XD 有次到逢源老師的班上,老師說:「到了大三已經算是成熟,做事能夠更明理,更圓融,就是成長了。」我想了想,或許是因為已經跳脫出來了吧,不再是處於事情中間的人,也就不會執著於一些其實可以更不執著的事了。
  這個月比較有影響的事情,其一是台灣沖印網松江南京店要關了,其二是文創坊要結束了。2012的下半年充滿了種種結束啊。


October

  十月,上一篇網誌就是用這張照片,要說真的很喜歡嗎,是滿喜歡的,但又沒那麼強烈,只是啊,台灣沖印網松江南京店關閉之後,十月就很少拍底片了(我覺得從底片中挑出喜歡的照片比較容易,因為總是特別用心在拍)。只是覺得看到這張照片會覺得心情滿好的,路長長的蜿蜒上去,一個「慢」字躺在橋上,就這樣慢慢走吧。
  然後王文顏老師走了。
  開學之後忙著包種茶節、攝影社、數位平台還有書院記者,包種茶節當了手工股股頭,還有幫忙做網站,很多人冀望能在得到第一名,但我卻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是想把份內的工作好好完成。


November

  十一月初包種茶節以第三名圓滿落幕。開始流行種菇,觀察它們長大很有趣,煮來吃也很好吃!系上這一學年的小活動也開始舉辦,第一個是系烤,看到很多大一學弟妹,也許這就是隔兩屆的感覺。
  然而十一月,我也可以選彩色的照片,但黑暗裡的菇也很適合黑白,或者該說十一月適合黑白。雅芸走的那一天,同學們都很悲傷,大致上是對於人生無常、老天無情之類的感慨吧,一個年輕的生命離開了,我們皆會為此不安,為此感到惋惜。然而,那天,外婆也走了。「人生中總會有讓你更悲傷的事情發生。悲傷和快樂不一樣,不適合分享、轉貼、過問或是比較,每分每秒世界某處總有人永遠地離開,總有人悲傷得無以復加。」有人覺得生死荒謬,我只能認為這再也自然不過了,這樣想會好一點。而遇到最前面的那隻褐色鴿子時,我想到了這一切。
  所謂的「天人永隔」,沉重,卻居然近乎輕易。
  黑澤明的電影《夢》之中,有一段是一位老人在和旅行的青年說話,他說:「有些人說人生艱苦,但他們是有口無心。事實上,活著真好,人生真精彩。」活著真好,人生真精彩。


December

  十二月,有幾天特別晴朗得不像冬天,河堤邊的芒花在陽光下非常美。
  十二月的最初是文化盃,聽到學弟妹唱「天頂的星 親像媽媽您 溫柔的目賙」,那第一句,真是夠讓人想哭。後來我久違地感冒了,虛弱所造成的並非和正向事物對立,而是一種屏障,或是剝奪,覺得講話很費力氣,也覺得對所有事物的感覺都變弱,還真是難受,還好沒有太嚴重,也沒有持續太久。
  十二月學校最大的風波是關於書院,現在也還沒個結論,但希望能邁向好的方向。其他有不少快樂的事,例如攝影社辦攝影周,還有外拍,以及聖誕夜是最後一次社課,覺得漸入佳境,很溫馨歡樂,很棒 :)
  這個月最值得說的想必是雙子座流星雨,在政大之夜那天是最大值,但聽完張懸唱歌都已經十一點半了,當時也不知道有流星雨,就回家了。隔天晚上要回家時,媽居然說要到學校看流星雨,於是——一家人就躺在學校操場上看起流星,一起為了劃過天空的流星驚呼,真的很美。願望什麼的我幾乎忘記許了,因為那就是我的願望正在實現的時刻:和生命中重要的人一起看流星,真的是非常幸福美好的一晚。我想我相信願望的力量,而不是相信流星。
  而傳說中的末日,12月21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天氣晴朗,是非常舒適的一天。世界的終點沒來,一年的結束,是新的開始。


  2012年要結束了,這是有很多感受,也學到很多的一年,想感謝的人很多,就不一一細細數了我想未來就會越來越好。
  希望身邊的人的未來也越來越好,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現在如往常在一家餐廳等待跨年的時刻,這次有渦渦、蔡蔡和哈士奇,真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