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 Kminor

關於部落格
  • 809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多事之秋

  說說在忙什麼吧,十月初在忙攝影社社課,擔任教學授課還真是第一次,透過準備教材自己也學到很多,滿快樂的!另外接連採訪了兩次山居導師之夜,第一場是《寶米恰恰》的導演楊貽茜,第二場是音樂人陳建騏老師,那兩天天氣都非常好,到久違的山居中心,還是會想起大一上學期的片段,那時候大家的想法都很單純呢。
  對於楊貽茜和陳建騏老師的分享,我在想這些讓人覺得「好棒」的人的成就究竟是不是多少有「命」的成分呢?雖然思想史上到孔子「義命分立」的想法,但我不太明白:那人與命妥協的極限或標準在哪裏呢?自己的夢想是被消磨殆盡了還是終於也可以把安全的道路當作夢想呢?啟屏老師期許我們要博學,要有世界觀,要勇於去和世界衝撞,說命會決定結果,但過程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可是我們可以衝到哪裡去呢?理想現實冒險安定,這麼多人告訴我們那麼多話,有人說該有遠大一點的夢想,喜歡就盡力去實現;有人說大理想能從小處著手,每份耕耘都能推動世界。努力了半天有人告訴你那樣更好;安定了目標又有人告訴你還年輕要趕緊去闖。最後好像還是只能告訴自己:「走一步算一步吧。」
  總覺得到了大三,每個人都開始在現實與夢想之間拉鋸。大一時天真的覺得未來是有方向的,我們畢竟也自己選擇了想讀的科系。到了大二開始有點懷疑,有太多選擇,大家開始雙主修、輔系或者轉系轉校,每個人都試著更努力,希望對於夢想能更踏實。然而現在大三了,曾經以為看見的路原來是迷宮的入口,所有篤定的信念都有點動搖了。我們要如何告訴自己「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吧」,要如何激勵自己「大學時光快過完了要趕緊去闖」,或者要如何說服自己「就順著走下去吧怎麼樣都沒關係的」。
  也許這就是長大吧。
 
  採訪的那兩天天氣很好,上周也有好一陣子的好天氣,竟然在政大就能看見好多星星,這時候相機比人眼厲害,可以拍出許多亮點,那幾億幾萬光年以前的光在25秒的曝光後留了下來。攝影社去外拍的那天天氣也很棒,去了動物園和貓空,大概是第一次在台北市看到那麼多星星。


  (有人說這樣看以為是很多灰塵XD 也是滿有趣的)
  另外貓空也可以看到很棒的夜景,特別是餐廳春茶鄉外面,剛好正對著盆地,能同時看到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星星,真的很棒!



  還有當天在動物園最棒的就是以近距離看到老虎喔!我覺得老虎真的很漂亮,近看也很可愛!雖然逛完動物園總覺得牠們很可憐,有些動物獨自在一個展區,而無法飛翔的鳥類更讓人心痛,不過或許這只是我們自己的想像,或許牠們從出生就在動物園裡,被照顧得很快樂,也很習慣了人們的觀看,或許牠們完全不知道「自由」是什麼。


 
  再來主要就是包種茶節的準備了。和一些外系的同學說到自己在弄包種茶節的時候,對方總會很困惑地問:「怎麼大三了還在弄包種茶?」因為今年是第一次小萬學姊不在,楊書愷和張育騰擔當重任,我們一些大三的同學也一同下海,前兩年參與包種茶都覺得很開心,除了工作花很多時間和精力之外,其實沒有什麼負擔,但這次我常常在想「我們到底是要什麼」,中文系在包種茶節曾經五連霸,後來一次得了第四名,很多人很難過,去年得第二名有人感動地哭了,其實我不是很確定自己想要努力拿下一二名,我只是想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在花費最少人力與時間的情況下,這樣的想法對不對我也不確定,今天徐偉軒學長說手工股存在的意義就是做紀念品,但今年我決定紀念品送去外面廠商印,我們裁裁紙、刻刻章還有當天寫寫書法就好,我不希望大家那麼辛苦,雖然我知道一起辛苦是能產生不一樣的情感的。
  又或許是因為我的生活有了新的重心,所以變得比以前更怕麻煩,更想省時省力,想做更多對我來說值得的事。對於包種茶節,我沒有太大的目標,只想要大家覺得開心有趣就好。
  另外也想到今年的文化盃,原本有想過要回去唱,但終究還是打消了念頭,就像高文結束時曾以為自己會很想明年再參加一次,但那種感覺並沒有出現,我想明年我也不會再回去幫忙包種茶吧(頂多教刻章和弄網站XD),我好像沒辦法像守恩學長、楊書愷、林漢陞或是徐偉軒學長一樣「只要還沒畢業就會回去幫忙」,可能我真的很懶,可能我真的沒有那麼那麼那麼喜歡。
  這周六就是包種茶節了,希望一切順利,也希望大家到我們網頁按讚XD
  http://chibaozhong.blogspot.tw/

  至於忙碌之外的事,是關於離世的人。這一年很多文學界的人離開了,維達爾、吉本隆明、南懷瑾、辛波絲卡、伍爾芙、陳之藩......以及文顏老師,和《新編中國思想史》的作者勞思光。因為不是乙班,所以沒上過文顏老師的課,但我感受得到這是對於政大中文來說多麼震撼的事情。啟屏老師說一個時代過去了,或許這一類的事情正在向我們逼近。
  還想到關於歇業。台灣沖印網松江南京店已經關了,頭目發布消息的時候好令人錯愕。我大概有七成以上的底片是在那邊沖的,有八九成的底片是在那邊買的,還曾經拿自己最重視的Nikon F401去請頭目幫忙診斷有沒有問題,攝影社社展的照片也全是在那邊洗的,因為距離大同很近,地方也熟,久了很信任頭目,她也記起了我的姓,頭目曾在給我照片時稱讚我拍得很好,曾討論到想在學校重建暗房的事,總覺得頭目很親切,所以任何底片上的問題都不會讓人羞於提出,可是現在這樣,一時間真不知道我的底片該何去何從。而系上的文學創作坊也不再進行了,因為老師身體狀況不太好,沒關係,實在是保重要緊,只是覺得有點可惜吧,這學期之後邀請作家進行的講座也將停擺,然後道南文學獎不印作品集了,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沒轍吧。
 
  不過其他一切都還好,最後還是放一張風光明媚的照片吧,雖然天氣如此陰冷潮濕,有時心情也是,但總有好天氣的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