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29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失) 樂園

  去年的高文慶功宴上,熊對我說了一些期許的話,我說我一定會記得,並且一定會貫徹。然而這半年來,每次想起這個承諾,我都在問自己:真的有做到嗎?
 
  今天出門前翻開鯨向海的《大雄》,找到最後一首詩,〈樂園〉。我用相機拍了下來,雖然當下還不知道自己會唸出這首詩。
  一年了,我一直都會想起這首詩。那是去年當隊輔時,我在給學員的小卡上抄寫的詩句,也是去年兒文營時我不斷想到的詩。就只是因為這樣,要提議今年的營隊主題時,我馬上就想到了「樂園」,然後硬是要加上「(失)」,且一定要有括號。我冠冕堂皇地說,文學的世界就像一座樂園,作者建構起來,引領遊客到來,但我更覺得生活就像是一座樂園,只是我們不知道自己已經身在裡面。
  我唸著這首詩,心裡覺得非常激動。對我來說,那一字一句,都是為高文營所下的註解......

  我的病人
  你雙手扶膝,坐在我面前
  懷念著,一種再也遇不到的熱情……
  我覺得你沒病。
 
  在當過第十一屆的學員,以及第十二屆的隊輔之後,我仍信誓旦旦地說我一定會再參加高文,這種熱忱是學長姊帶給我的,是我想帶給更多人的。原先僅僅希望自己可以做一個紀錄的人,想從不同角度去看高文,想做一個綜觀的人,所以第一志願填的是文書,不過後來進了課程股,大概只是因為股頭是張育騰吧,還不知不覺就走了和綠茶一樣的路。在課程股,我常常想起熊所說的話,希望我們可以將當隊輔所學的一切帶到下一屆,可是那些熱情卻逐漸消磨,所有努力都變得非常艱辛,但那明明就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啊。
  如果隊輔帶給學員的是快樂,活動是帶來感動,課程就是學習,可是我總覺得光是學習是不夠的,只是順利完成高文營並不能讓我感到滿足,因為高文營曾經給我的,遠遠超過這些,那是難以言喻的一種感動。我自以為明白,自以為很了解高文營,所以一直認為自己可以做最堅強的人,而且「必須是」,因為我曾經做過承諾,那不僅是對熊,更是對自己,可是這一切真的很難,很辛苦,卻是我真正覺得「最重要的東西」,是我真正可以為高文營所做的付出。
  但有一段時間,我真的好懷念過去的高文,過去那個能讓我滿懷希望和期待的高文......
 
  你說當你被遺忘在黑暗之中
  瞪視著星空的螢幕,彷彿閃爍著停機公告:
  「抱歉,你查詢的樂園並不存在。」
  一滴滴一點點,每日的厭煩,都在壯大
  即使靜坐家中也有
  突如其來的
  地震,海嘯與煙火……
 
  我曾經因此非常失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又或者根本沒有什麼原因,就只是這一切都發生了。每個人心裡都有無數的難過、失落、憤怒、誤解、挫折、無奈、委屈,以及失去,又全部默默忍受著。昨天與今天聽到的話和看到的眼淚,都是很痛很痛的,很心疼的,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所有人都那麼努力,卻看不清彼此,像是在樂園的迷宮裡走失了。儘管營期間很順利,一切都圓滿落幕,完成了第十三屆高文營,也獲得了很多,可是經過的遺憾並無法因此消除,那一口一口隱形的、深不見底的、黑暗的井,是沒有辦法被掩蓋的。
 
  「據說樂園,一定遺留了某種能量
  以不同方式顯現出來……」
 
  林達陽學長在《慢情書》的序中寫道:
  旅程結束後的夏天末尾,我回到南方的老家,室外艷陽高照,彷彿一切都可以燃燒,我卻時常選擇躲進戲院或自己的房間,一部又一部的看著電影,《藍色大門》,《海角七號》,《囧男孩》,《練習曲》,藏匿於充滿喻意的黑暗,旁觀他人以莫名的偏執與青春情熱,摸索幸福之光的種種可能,最終長大,完成,失去,只能在心裡暗自留下最重要的東西。
  遺憾是無法消除的,失去是無法彌補的,可是,我們就在這座樂園裡面,一路走來,不斷失去,直到完成,最終長大,如果能夠在心裡暗自留下「最重要的東西」,我想去相信,那就是好的結局了。
  我想去相信。
 
  你信了,徘徊在那些毫無希望的街頭
  像一隻狗,被車撞了之後,在眾人驚呼聲中
  搖搖晃晃,依然站了起來,繼續往前走
  多麼希望像是散步一樣
  意外走進了樂園……
  我覺得你沒病
  我們都沒有。
 
  所以一路走來,我真的不想放棄。
  課程股總是正經地開會,然後什麼都沒聊,直到最後一次股內會才真的有點熱絡,直到沙推才更凝聚,直到營期才能夠一起亂聊天、打哈哈、耍白癡。營期中我有時幾乎有點失控,就像一個隊輔,要讓學員都high起來,要帶來快樂,我其實僅僅是想要讓妳們感到快樂而已,我想要讓妳們覺得這一切還是值得的,我想讓妳們感受到我對高文的愛,我努力告訴自己:還不算太晚。雖然真的遲了。曾經真的很灰心,可是我不想放棄,如果一次不成,就再試一百次;如果這方法行不通,就再想另外一百種。我曾經近乎痛苦的想著:我不能放棄,我必須堅持。還不算太晚。雖然真的遲了。
  雖然都結束後,聽妳們說著那些話,然後流下眼淚,我還是覺得如果早點達到最重要的事情就好了,如果我能做得更多就好了。
  事實上我只能配合課程股開會,我只能在看到其他股工作時多說一聲加油,我只能在營期時展現最高的熱忱,我只能在晚會上大聲呼喊公關和演藝人員的名字,我只能寄信告訴你必須堅持下去。我能做的太少,可是這就已經是我所能做的全部。
  我沒有病。你沒有病。我們都沒有。儘管每一個人能做的都很少,可是真的都很努力啊。
 
  課程股,不論是找講師找了多久,或者意外狀況三番兩次地發生,在營期中更是緊張得要命,然而我們終於走了過來,遇見了大家都很喜歡的師長們。或許這就是緣分,或許這就是失而復得。我們失去,然後才發現樂園真正的模樣。每一位講師都值得深深感謝,深深喜歡,都是我們在迷宮中遇到的貴人。
  我要特別謝謝林達陽學長,在我找了五個講師都失敗之後,一口答應,即使工作繁重也不會嫌我打擾,對營隊狀況的關心更讓我滿懷感激,課堂上也讓學員與工人們都學習到很多,並且感到快樂,真的很謝謝你。
 
  還有一件小事,在營期到來之前我都還在選擇,而且非常不好意思和別人說。
  好幾個月前看到幾米音樂劇《地下鐵》睽違九年即將重演的消息,因為真的太想去看表演,所以根本沒多想,很快就買了預售票,即使我知道這齣表演在台北的三個時段其實都完全和營期重疊。而後來發覺自己挑選的那天竟是晚會時間,我很心虛地掙扎,可是我還是期待著這齣音樂劇,期待了好幾個月,因為我對高文的期待無法提高。直到沙推,沒由來的和緻旻說了這件事,突然變得很猶豫,想了很多,最後在營期前一天決定要留在晚會。但那並不是因為心虛,而是那時我開始可以相信,留下來會是值得的,我開始覺得我好想和大家在一起。
  雖然和緻旻說我會留下來時,她說:「好哀傷喔。」我不知道是為什麼。而晚會結束後回到宿舍,遇到佑子在吹頭髮,她問道:「妳原本不是要去看表演嗎?怎麼沒有去?」我頓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那票怎麼辦?」我說讓爸媽去看。「突然覺得有點感人欸。不知道為什麼。」佑子笑了,就像劇中的小苗,那樣善解人意的笑容,儘管我只是選擇了我本來就應該選的一邊,而事實也證明這是值得的。
  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祂只是不讓我們知道
  我們已經身在裡面。
 
  唸詩的時候,坐在旁邊的佩儀哭了,後來她說:「可能夢碎了才會長大吧。」我忽然又想到大戲的最後,Sunny、Rainne和小苗手搭著手,一齊說:「我們要當永遠的好朋友——」然後小苗哭著離開了。這次真的不會回來了。
  早就知道沒有什麼事情是可以永遠的,可是我想要相信,有一些東西是在失去之後,會變得更美好的;有一些人是在分開之後,會更捨不得的。像達陽學長寫的,「失去,完成,最終長大」,我們都失去很多,為了完成高文營,然後,長大。但我在心裡暗自留下了最重要的東西(而你/妳的心裡留下了什麼呢),我並不後悔參加了第十三屆高文營,我還是好喜歡高文營,好喜歡認識妳們你們。或許長大了,就不會再去樂園玩了,甚至再也進不去樂園了,但我知道樂園不是消失或者破敗,它一定遺留了某種能量,以不同方式顯現出來,我如此堅信著。
  我們如此努力地走,然而,其實早已身在樂園裡面。
 
  我是真的好希望你和妳們,以及大家,此刻都覺得這一切是值得的。在我們走過了,也正視了所有傷口之後的此刻。
  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我心中最重要的事。
  我們其實早已身在樂園裡面。
 


  (據說是疊字少女股的)課程股,不論我最初想不想加入,現在我真的很高興自己是第十三屆高文營課程股的一員。 

 
  騰騰,
  當初和你說過,只要需要,我就會幫你。就只是這樣,只是想成為支撐你的人,雖然可能並不夠努力,但我真的很高興你讓我來到課程股。你常找我討論,或找我抱怨,而我也知道你可能背負著不想讓我失望的壓力,可是,其實我更不想讓你失望,因為我是參加過兩屆高文營的人。很多話可能都說過了,這邊就不多寫了,只是想說,謝謝你,辛苦了。
 
  凡凡、拉拉、菜菜,
  一開始看到股員名單,想說,哇都是乙班的耶!雖然都認識,但沙推和營期的長時間相處,真的讓我更認識妳們了,聽到凡凡說高文結束很捨不得大家,我也深有同感,以後能常見面的機會恐怕就不多了,希望和凡凡、拉拉能一起選教程的課,希望(打蟑英雄)菜菜可以多找我出去玩,我會捨不得妳們呀。因為很喜歡妳們喔:)
 
  ㄆㄆ、哆哆、波波、花花,
  其實特別想和妳們說些什麼。(雖然我最初的心聲是:「怎麼那麼多學妹啊怎麼辦@@」)
  和妳們這一屆一直都不太熟,文化盃時也無法全部認識(雖然我真的很努力記住每一個人)。剛開始的幾次股內會,我實在不知道要和妳們說什麼(其實很怕生),有時鼓起勇氣想多聊幾句卻也沒什麼機會,總覺得妳們好害羞,ㄆㄆ總是乖乖的樣子,就默默接了文學獎還有剪股介影片;哆哆老是臭臉,雖然妳說是因為很想睡覺,但每次嗆妳也不多回幾句話;波波說話的聲音很像深夜電台主持人的美聲,可是並不常說話;花花眼睛大大的,有時好像傻傻的,笑起來很可愛,但開完會總是匆匆離開......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太奇怪了,因為妳們的真面目根本就不是這樣啊!老實說,能夠在最後與妳們熱絡起來,是最讓我開心的事,是即使放下學姊的架子裝瘋賣傻也值得的事情,雖然我依然覺得這一切都遲了。
  作為學姊,還是參加過高文的學姊,我應該要把曾有的感動和熱情帶給妳們,我其實是有責任關心妳們、照顧妳們的,可是我總是做得不夠,所以無法成功,其實早該在妳們之前卸下心防,才有可能走進妳們的世界,帶妳們走到高文的樂園。營期結束後聽妳們說了自己的心聲,我無法遏止地覺得一切是真的遲了。特別是佩儀,當我知道妳曾經參加過高文,我真的感到抱歉,因為我很清楚當過高文營的學員是什麼感覺,我很明白妳抱持怎樣的夢想來參加這次的高文營,可是我所能給的卻太晚太晚了。我是有責任的,卻太晚意識到。
  此時我只能希望,妳們還是喜歡高文的,儘管過去的失落並無法藉由最後的美好彌補,但我真的太希望妳們能夠喜歡高文,喜歡政大中文,喜歡這段緣分,喜歡這個樂園......
  達陽學長在課堂上分享吳念真說過的一句話:「很抱歉,很多事情我們這代做不到,未來就拜託你們了。」這句話,我想慎重地告訴妳們:「很抱歉,很多事情我們這次做不好,未來就拜託妳們了。」但我不想留下任何壓力給妳們,我只是想說,真的很抱歉,我真的好希望未來能更好更好,而這可能只有妳們做得到了。
 
  在昨天回家的公車上,我昏昏沉沉地想到,第十三屆高文營,這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參加高文營耶。會是最後一次嗎?我不知道,我好希望不會是,我好希望這個樂園能夠永遠為我開啟.....

  很高興是和你與妳們一起走進這個樂園,真的。





  今天總檢結束,覺得大家真的受了太多傷,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大家。
  這次股頭們除了劉崴瑒,每個人都沒參加過高文營,其實我雖然曾經為此感到有點擔心,但我更感激你們那麼勇敢,不論如何,你們都那麼勇敢地走了過來,真的辛苦了,太辛苦了。
 
  沙推和營期中,我總在課程股的工作之餘想到處幫大家拍照,因為這就是我唯一能關心你們的方法,我不懂的我無法多說,我不屬於的我無法干涉,但我想為你們留下美好的東西,我想為自己留下你們,你們的美好。我真的看到你們努力的模樣,我看見你們最真的樣子,那就是我最喜歡的樣子,無論如何。
  謝謝你們,每一個人。
 
  第十三屆政大中文高文營,落幕。


 
.  (然而此時此刻,我不斷想起活動股說的:「好寂寞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