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240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世界正百無聊賴,你們正美麗



  時隔多日,我還是沒有好好寫完這一篇網誌。

  就要正式比賽的那一周,星期一在逸仙樓做了十小時的道具,星期三在百年樓做到六點,再運下山進行彩排,並修補道具。那幾天心情很複雜,但我仍全心全意地在做道具,我知道,自己也只能做這麼一點事情。

  心情的複雜是因為緊張,在教練或總召說話提振大家士氣時,我總在想道具還有哪裡沒做好,道具移動的時間點與順暢與否都攸關著比賽,彩排時幾乎是正式要上場的道具人員第一次跟著跑,我坐在觀眾席,一邊錄影一邊不安,更何況有學姊不斷點出道具的不足,讓我想起去年,但我不想要這一切重演。我所有的付出都不是想要得到感謝或者榮耀,只是希望不會再聽到有人說:「都是輸在道具。」「都是道具的問題。」「道具組在幹嘛?完了啦!」即使是事實,但在失敗的背後我們也竭盡所能地努力著,可是總太晚起步,總是在賽前才正式整體排練,我不想聽到責怪的語氣,因為他們願意幫忙,連感謝都來不及。即使道具組是在幕後工作的人,是不光鮮亮麗的黑衣人,但也很努力。

(照片中是第二天到場的道具組員)

  去年辛苦了洪湛閎,今年感謝你幫忙做了木工,沒有你幫忙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更是感謝來幫忙做道具和上場的道具人員,手工達人芊芊和道具女神文欣;幫很多忙的龔倩、闕珮、資軒、乙寧、一雅、天天、雅眉、筠婷、嘉心;辛苦推背板的吳宇童、江衍宏、黃冠瑋、許長凱、沈哲維;布幕"高"手陳忠豪和駱士元......以及一些我可能遺漏的朋友們,真的太感謝你們了。

  其實我們的道具和其他系比起來,真的是很小很少,當我看到好幾個系搬出華麗驚豔的道具,心都涼了半截。那時候的我完全不敢想會不會得名,我沒有信心,只能努力做到最好,如此而已。最後在操場上等待時,大家的神情就和去年一樣,非常緊張,又充滿期望,我一邊為你們攝影,一邊很害怕結果會再次傷害你們。直到劉羿呈傻笑著上台,拿獎盃下來,那個畫面,真的太感人了。
 
 

  我覺得很幸運,能夠參與你們,即使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至少我還能用照片為你們紀錄,告訴你們:這都是真的。你們都太美麗,我因此滿足。

  還要感謝總召劉羿呈,謝謝你那麼信任我,而且你真的是辛苦了,除了練舞還要處裡許多事情,道具的問題也總是需要透過你和教練詢問溝通,但一切都值得了,謝謝你,辛苦了:)





  (附)

  過後,看了幾篇關於系啦啦的文章,這項活動其中充滿了弊病,還不知道能不能有所改變。不過有些部分我還是不太能夠認同,可能也是我自己一廂情願吧。有人這樣寫道:

  『啦啦隊比賽是一項體育賽事。如果你喜歡做道具,我想政大傳院劇場、藝文中心或是舞台劇等等活動都有你可以發揮一技之長的地方。它是一項體育賽事。我可以告訴你,在幾塊木板上塗塗抹抹很難稱的上是體育。
  「擴大系上參與」好像聽起來合情合理,但事實上是理盲而濫情。說這句話的人就是在挑簡單容易的一條路走。我們應該說服他們的害羞和懦怯、讓最害羞的女孩對自己身體有自信、最笨拙的男生從弱雞變成洛基;讓他們在這樣體育賽事的團體獲得實質上參與,而不是給他們一帖安慰劑,讓他們感覺良好。這不是對的事情。』

  看到的當下我覺得很不悅,他可以說應該限制或禁止道具,因為這是最好的禁奢方式,但是他這篇文章的說法實在太過偏激,當然也可能是他所在的系是那樣吧,可是在我看來,做道具的同學不見得是害羞內向,他們可能真的沒辦法跳,而用做道具的方式為這項活動出一份力,這樣何嘗不好?而且他們更不是「喜歡做道具」,只是為了用不同方式支持這個活動而幫忙做道具,這樣同樣能增加向心力,也能有成就感啊。我們不是為了做道具而做道具,我們是為了自己所在的系,為了自己的朋友。
 
  以後如果沒有道具了,我自然也不會難過,無法跳啦啦,就和無法唱文化盃是一樣的,不論是時間上真的無法配合,還是真的沒有潛能,其實都沒有關係,這本來就不是應該強迫大家參與的活動,我們都只是想要快樂,甚者想要榮耀而已。

  還是希望我們系上可以快快樂樂地參與這些活動,就算是為了自己吧,讓自己因為努力而成為美麗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