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6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政大攝影馬拉松:銅牌獎

  嚴格來說,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攝影比賽,能獲獎真的是很意外!總共有四個獎項:金牌獎、銀牌獎、銅牌獎和Canon特別獎,每個獎項取一人,能獲得銅牌獎是相當大的榮幸啊!

  看到攝影社有貼出評審的整體講評:
  1.很多照片不錯,單張來看很有張力,
   但缺乏主題性,放在整組照片裡面缺乏整體連貫
  2.拍照前先做思考,不是到了現場才決定要拍什麼,
   也不要只針對技術層面詮釋。
  3.攝影馬拉松需要思考、體力、毅力和耐力
  4.思考後拍出來的視覺表現會比較強
   (鄧博仁老師、鍾易庭老師、黃基峰老師) 

  從總講評可以看出這樣的比賽講求的是主題性和思考力。去圖書館大廳看展出時,再細看了每位得獎者作品和評語,我的作品獲得的評語如下:

  ● 三組作品漸入佳境,第二組照片有明確主題,第三組照片表現最佳。
   抽象部分表現很好,整體有思考。
 
  ● 照片本身完整,各有故事性。第一組照片表現觀察力,懂得觀察周圍的人
   在做什麼,跟主題的連結不錯;第二組照片跳脫「人」,用大自然表現
   「自在」。也提示了自然之外的元素,聽覺、視覺、味覺等感官都有處理,
   是經過思考和策略的作品。第三組作品加入人造、非自然物,像走進一個
   私密之處,觀察很有趣。
 
  ● 作品看起來理性,其實充滿感情和浪漫的構思,和其他作品有不同的視覺
   感動,鮮明、直接,表現方式特別,具個人特色。

  後來攝影社的副社長也和我說,評審很喜歡我的照片,尤其是第二組和第三組,原本可能可以得到更前面的名次,不過第一組的整體性比較低。是啊,但我一點也不在意名次喔!

  我自己其實很喜歡第一組作品,或者應該說很喜歡在構思第一組的過程。第一組題目是「你在煩惱什麼」,我覺得青峯寫這首歌的重點不是在詰問煩惱,而是超越煩惱,所以想到很多人努力的模樣,不論是對課業、工作或興趣的努力,甚至是感情的,努力之中一定會有很多煩惱,可是,片刻組成永恆啊,我覺得每一刻都是有意義的。所以在構想這組照片時,想到很多朋友,想到你們努力的模樣,認真的模樣,或受傷的模樣。片刻組成永恆吶。拍這組照片的兩小時我一直反覆聽青峯唱著,越聽越想越快樂,我感覺到與你們的片刻,自己是多麼珍惜。

  ● 第一組作品:你在煩惱什麼(附上歌曲連結)
 
一個人讀書,一個人練琴,一個人賣力跑步,
努力的片刻總有挫折,但終將化作含光的永恆。
  
1

2


3

 
  且拍攝第一組作品時,我真的沒有想很多,和第二組及第三組比起來是目標最不明確的一組,前兩名的第一組作品都比較抽象,不過對我來說「人」真的很重要。

  而第二組作品有不少同學和我說很喜歡,不過拍出這三張照片所花的時間可以說是最短的,甚至是在第二關快沒時間時拍的!

  ● 第二組作品: 自在

傾聽自然、閱讀自然、品嘗自然——自然最自在
1


2


3

  看到評審說三組作品是漸入佳境,結果最陰暗的第三組作品在評審眼中是最好的!拍攝第三組照片時真的滿累的,但我還真喜歡河堤。(更多攝影馬拉松當日歷程請見:2011政大攝影馬拉松

  ● 第三組作品: In-Between 
 
被遺棄之後,它們是人類與自然的In-Between
1


2


3


  三位評審的評語,我看到第三則時最開心,有種「真的被看見」的感動。想起高中國文老師看我的作文或詩時,常說我的作品給人理性和感性兼具的感覺,我想我可能就是這樣的人,「看起來理性,其實充滿感情和浪漫」。而我也就想一直是這樣的人,持續以這種方式創造一些簡單的感動。
  其實我一直都不是很有技巧的人,拍攝這些照片的過程中,也沒用過什麼技巧,或是特別的處理方式,就只是單純記錄我所觀察到的人事物,但對我來說「觀察」以及「思考」是非常重要的,能在一天內拍出這些照片,我真的非常仰賴自己的觀察力和思考力,且要不是平時有多花一些時間觀察政大,我可能也拍不出自己所想的畫面吧。我覺得自己能看到一些別人可能不會注意到的事物,是非常幸運的能力。

  這次攝影馬拉松比賽真的很開心,過程開心,結果也開心。獲獎是非常大的鼓勵,不過得名對我來說真的是意外的事,也因此特別高興吧!另外我覺得啊,不管獲得什麼獎,最重要的其實是能讓自己的作品被看到。九張花一整天的時間、腦力和體力拍出來的照片,不是什麼一眼就會讓人覺得很厲害的作品,但是我覺得不需要聽到有人和我說:「拍得好厲害!」我想聽到的是:「我喜歡妳拍的照片耶。」就自己看展覽的經驗, 我覺得對觀看者來說,感覺到「喜歡」什麼作品才是重要的,名次或頭銜是標籤罷了。 

  至於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帶給觀看者什麼呢?我沒有想很多,就只是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作品時,彷彿是從我的觀景窗看出去的,彷彿能感覺到我,感覺到我如何觀看這個世界,獲得一種真實但小小的,且說不太上來的感動。

  照片在政大圖書館展至1/13,大家可以抽空去看看,另外三位得獎者的作品也很棒!還有另一面牆貼著每位參加者自己挑的一張照片,我覺得那都是相當真實的東西:)
 
  特別感謝借我相機的哈士奇,和當天幫我很多忙的芊芊!
  也謝謝告訴我這項活動的老頭,以及那天讓我想到的人們。

  最後送一段張照堂的話給大家:(張照堂《看。不見。》)
  其實對我來說,去拍照好像是去看篇小說或看場電影。比較重要的意義是找尋一些共鳴和安慰罷,倒不一定有那麼大的功能可以治療或解救。只是找回一些相同的感受,好像是找到孤獨跟寂寞當中的一點點慰藉罷。
  所以,尋到一張好的畫、一場電影、一首音樂,都和拍照一樣,是找到安慰,在茫然、空洞、不知所以之中的安慰。它是在外在世界找到一種和內在「相依」感受的過程,至於那算不算種治療,我不清楚,只是覺得心理寬解一點,有些安撫,好像心中的空虛感找到一個出口、一個分擔的伴侶,而空虛引起的焦躁浮動也因此紓緩下來。而那種空虛寂寞也會隨著年紀,隨著不同時空有些變化,年輕和中年的感受也不同;心情的追求,靈魂的釋放也會隨著不同年代而有不同方式。不同年代的追求和釋放的方式隨著這種情緒的不同而有差異,填補需要的方式與內容應該也變了罷。
  不不不,當然不是;是一種呼喚吧,好像有個聲音叫著你說:去拍些照片吧,不然這樣過日子會空虛!雖然生活中有些工作在做,但那些是應付別人的;去拍些照片,至少生活會實在一點。所以有一陣子,七零年代到八零年代的時候,可以說是一種對自己的鞭策,也可以說是種空虛吧,為了要填滿那種空虛,所以去到處走、去拍、去拍、去拍。就是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空空的。出去走,即使沒有拍到什麼,至少覺得好像那些日子以及生命沒那麼空洞,因為做了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她有個穩定的工作、有家庭、有積蓄、有房子、有孩子、有車子,他就覺得人生很滿足了。但是那些東西對我還不夠;對我來講就是要拍點照片表達想法,人才不會空虛阿!
  對啊,當然很自己。那時拍照並不是要滿足別人,或為了什麼責任感、使命感,而是為了彌滿自己的空虛感。
 
  (我想也不見得是彌補空虛感,對我來說攝影啊,就是一種介入世界的方法,也是讓世界看到我的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