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29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總迎時,我說『合唱』這兩個字重要的不是『唱』,而是『合』。我說『合』可以拆開變成『人一口』,人人一口但要合,每個人的聲音本來就不一樣,但這個道理,嗯其實就是我最希望你們來唱文化盃的原因,......」
  『合』其實真是一個非常難的事情。(且文字學老師會罵我XD)
 
  高中畢業的暑假,合唱團的同學相聚,彼此問道:「大學還會想繼續參加合唱團嗎?」我說不會,因為政大有文化盃系際合唱比賽了,我覺得參加那個就夠了。於是我參加了。起初因為是書院記者,九十月排了很多採訪的班,經常無法去練唱,但我自己練了,然後在十一月努力地唱,十二月四日正式比賽:橄欖樹,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流浪。當天晚上楊書愷跳噴水池,晚餐大家一起去吃火鍋,並填寫下一屆幹部推薦單,那時和正儀說,我想當指揮。就像高中一年級比完市賽吃慶功宴的那天,我和一位學姊說:我想當社長。
  而且我想當指揮的決心比兒文甚至高文還要強烈,足以讓我放棄很多。
  於是當芊芊確定接下總召,我說,我就來當指揮吧!互相扶持。
 
  幹部都出爐之後,我們在風雩樓的沙發裡討論要唱什麼歌,在那之前推薦〈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給幹部們,沒想到真的獲得青睞。這就是真正的開始。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你將如何度過今天。高中合唱團成發唱過這首歌,當時就很感動,很想把這份感覺帶給別人,所以想到這首歌。然而從一開始到最後,我其實一直都在擔心這首歌太過抒情平淡,宇光老師也說不適合比賽,因為沒有大音域或技巧的表現,所以我很怕因為這首歌我們可能會落榜,但對我來說這是多重要的一首歌啊。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可能忙了又忙/可能傷了又傷
  兒文之後,正式開工。為了讓譜更清楚,從頭打一遍列印;大家一起拍了既好笑又感人的宣傳影片;在百年303練唱,在藝中平台練唱,練唱練得很晚而看到恆光橋那頭放著煙火;跑班幫學弟妹試音;開始練唱。記得第一次練唱,心裡其實滿緊張的,事實也證明第一次練唱很重要,可能會決定學弟妹的去留,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都知道「去」是必然,但也有「留」的欣慰。
  對於一百級的學弟妹到此刻我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無法諒解的部分,每次想到要練唱,都很頭痛,不只要想該練什麼,用什麼方法練習,還無法確定會有多少人到。知道你們有書院通識的時候,心裡很氣,甚至在書院直接問課程籌備人,為什麼,為什麼,但沒有什麼答案,因此我們總有幾次只有八個學弟妹來。然而距離比賽越近,出席率越令人擔心,常來的人就會知道,每次人很少的時候,我都會怎樣的不開心,怎樣的臭臉,甚至十二月一日,星期三晚上,比賽前兩天半,只有一半的人出席,卻有好幾位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學長姐來看我們,我真的很難受,所以說出很重的話:「你們這樣不覺得丟臉嗎?」丟臉,丟臉,說出這句話的當下我很想哭,但我忍住了,因為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沒來的人也不值得我費心。只是,我是為來的人心痛啊,你們可知道,吳宇童是系壘隊長,陳宏品、劉崴瑒、姿尹、洪振唐都是系排,還有晚點趕來的女籃們,你們可知道他們為了文化盃放下對他們來說多重要的事情,你們可知道有多少人放下重要的事在寒風中聚在一起練唱。
  這三個月,上大學之後沒生氣過的我卻時常不開心,但我盡可能不兇你們,多鼓勵有來的人,努力地記起你們,只是我要自己很誠實(或只是不擅長隱藏),生氣的時候就生氣,因為痛心而生氣,你們可知道幹部們多久沒回家,有時一個聲部卻只來一兩個學弟妹,甚至Bass時常一個學弟都沒有,我都和leader說,我好想打學弟妹。然而,你們可知道?
  我無法奢求你們都知道,因為你們才大一,可是總無法對太超過的行為寬容,如果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連一點做人的道理都沒有,怎麼能希望別人寬容呢。我無法真的讓你們理解,但我真的只是一直抱持著,至少,「不要傷害我們啊」,這樣的想法。因為我說過:我們都是人,都只是人。
  但生氣的話說那麼多,並不代表不能與開心共存。一直都覺得,唱歌是很快樂的,所以總是練著練著,臭臉慢慢也可以變成笑顏,因為我為來的人痛心,也為來的人開心。因為我想讓你們知道,一些人一起唱歌,是多美好的事情。然後才發覺自己對於「合唱」有多堅定的意志與愛,而且是很單純的,是無關乎參不參加合唱團的。
 
  而是關乎對一個團體的愛。我喜歡政大中文系啊,我喜歡系上那神秘的凝聚力啊,好多學長姐來幫忙,好多老師來關心,好多同學來看,每次都讓我好開心,多少也讓我有點緊張,但其實是安心的,不論聽到的是什麼樣的建議,或者批評,我都會好好接受。
  還記得快十一月時守恩學長回來看,當晚的檢討會上,學長說:「聽不出來已經練了一個月。」那時我看到幹部們難掩的失落,真的好難過,可是我告訴自己,還有時間就不要認輸。還記得賽前兩周,艷秋老師來了好多次,我知道老師真的很關心我,還有逢源老師總是帶著小孩一起來,明璋老師也常出現,甚至守正老師、東海老師和雲舒老師也都有來,莉芬主任更是給了我們很多很棒的建議,總能為大家增添士氣,而最令我感動的,是今天唱完到行政大樓前拍照時,志民老師來和我握手,只因為星期五課堂上我問問老師願不願意來聽我們唱。另外星期五晚上遇到馮公,老師雖然眼睛不舒服,還是打電話與我聯絡,真的很感動!
  而看到大三的學長姐總會覺得特別親切,尤其是劉昉啊,妳真的帶得好棒;拉飛啊,給過我好多建議;哈士奇啊,幫了Bass一個大忙呀!還有詒徽,小船,欣穎,小冷,熊......太多人了。系運那天你們都在聽,稍晚你們要離開了,好多人和我說加油,而我最無法忘記熊的聲音,因為熊說「加油」的時候,和其他人不同,不是很有朝氣的那種,卻有另外一種能量,不會讓我想著:對,要加油。而是覺得那是某種安慰,如一隻溫暖厚實的手掌,輕輕卻又有重量地落在肩上,告訴你:我知道喔。有時候我真的只是需要這樣吧。
  還要好好感謝守恩學長,雖然看到學長我都會很緊張,但有學長的幫忙真的差很多,而且每次都可以感覺到,學長真的很喜歡合唱啊,很喜歡唱歌,不管是多小的學弟妹,一定都能感受到的吧!

  可能無數眼淚在夜晚嚐了又嚐
  從十月二十四日我就開始倒數,40天,一直數到剩下個位數。倒數10天時,鬼哥問我會不會緊張,老實說我當時答不出來,接下來幾天也無法確定,我沒有感覺到自己急躁起來,或是過於緊繃,反而像是一下子到了涅槃境界,可是畢竟也是先盪到谷底。
  上周六晚上,倒數6天,一整個下午在司令台少少的人一起練習之後,我突然覺得好累好累。在房間裡,我奶奶走來問我:「晚餐回來吃嗎?」我回:不會。「晚上也不回家吃喔?我還訂了十二片排骨想做排骨菜飯給你們吃。星期一也不回來?」嗯,對.....「那就吃不到囉。很忙吧,沒關係啊他們先吃,下次再做給妳吃。」當時想著這樣的對話,好難受,原本想開口和奶奶說,下週每天晚上都沒辦法回家吃飯,可是說不出口。然後想到這裡就有一滴眼淚冒了出來,它拉著另一滴眼淚,一個拉一個掉出來,啪嗒啪嗒地。倒數7天時,上週五,上課看紀錄片《青春啦啦隊》,「絕對不能放棄,我有這份力量,一定要努力完成這件事。」一位熱愛啦啦的爺爺受傷後在場邊說道,我想到文化盃就開始落淚。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我也徹底傷心過,盪到如地板上的灰塵那般低,但是在你們看得到的地方,我一定要爬起來,因為「絕對不能放棄,我有這份力量,一定要努力完成這件事。」
  一定要。這可能是學弟妹們無法完全了解的吧,我那麼拚命到底是為了什麼呢?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你們是否能明白,唯有這樣全力以赴,唯有在十二月三日下午兩點半在四維堂的台上用盡全力,唯有回應所有看著我們的人,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唯有這樣我才能沒有遺憾。

  可是換來成長/可是換來希望/如今我站在台上和你一起分享
  倒數2天,到四維堂唱的時候,突然覺得大家唱得不錯;倒數1天,彩排,以及最後一次在司令台練唱,又濕又冷;十二月三日,不用再倒數了。前一天我十一點睡,夢到了好多人,我們一起看星星,且出現了流星,我趕緊許願:請保佑文化盃順利......就像倒數3天的星期三我去土地公廟拜拜,只是想著:請讓大家健康平安,保佑我們一切順利,希望能有好天氣。好天氣就來了,如包種茶節奇蹟般的晴天。我起床洗頭,吹頭髮,穿上奶奶燙的襯衫,媽媽挑的西裝褲,爸爸擦的皮鞋,一切都是為了今天買的,唯有皮鞋不是,但這雙皮鞋已經陪我走過太多重要的場合,小學的合唱比賽,每一次去國家音樂廳,高中合唱團的成果發表會,還有今天,我早就想好一定要穿這一雙鞋。穿著這一雙鞋,走進學校,走進教室看到正在化妝的大家。
  完全不會化妝的我也開始上妝,謝謝幫我化妝的人XD 十一點準時開始發聲,午飯過後再發聲一次,大家的聲音在教室裡很響亮,看著你們每一個人的臉孔,不知道是不是緊張的,然而我竟然一點也不緊張。在風雩樓報到等待,然後穿過走廊到四維堂。我要大家放鬆,互相按摩,動動身體,我要大家微笑,我告訴你們:沒問題的,看我就好了。
  走上台,我真的是用生命在指揮。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我上台時這麼想到。「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我此刻一定要做到最好,做到沒有遺憾。」
 

  一下台我就被帶到政大之聲的基地,在中場休息時接受訪問,被問到想和團員說些什麼嗎,我說:「你們真的唱得很棒了,我覺得很有希望!但得名真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們真的在台上好好唱完了,你們真的唱得很好了。」說完,離開四維堂,我跑到行大前,好開心好開心,因為好多人來看我們,因為我知道我們的歌聲都傳達出去了,我知道你們都聽到了。
  而你們唱出來了。做為一個指揮,這一定就是最開心的事。
  且我站在你們面前,父母來看了,老師來看了,同學朋友來看了,我讓你們看到了。
  在行大前大家拍照,好多學妹不僅和我合照,還要與我擁抱。沒告訴妳們這真的是大放送,我是不怎麼擁抱的人喔。小小遺憾是忘了叫大二的大家一起合照,你們對我來說太重要。

  是我的執著搏來在你面前歌唱
  卸妝之後休息一會兒,進四維堂聽最後幾個系,等待頒獎。要開始說獎項的時候,我有那麼一點點緊張,但我是有自信的。休息時我和洪啟軒說,如果得獎了,我就再把燕尾服穿上,他說那妳根本不用收起來。主持人說要頒獎了,我把外套脫掉,抱著燕尾服,口袋還藏著護身符。「最佳指揮——」聽到好多四大強系的高呼,但接著是一片靜默。「中文系,茅雅媛!」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今天都值得了啊。
  我一邊穿起燕尾服,一邊說不好意思借過,穿越人群走到前面,我聽到尖叫聲,我高舉獎盃,這真的是太大的榮耀。後來頒第六名,評審拿獎盃給我的時候,和我說:「妳今天表現得很好!」真的都值得了啊。(然而我並沒有哭,甚至連想哭的感覺也沒有呢,為我激動或落淚的人,謝謝你們的心。)
  真的要謝謝大家,指揮沒有歌者就沒有屬於他的歌,沒有你們就沒有獲得最佳指揮的我。而這個獎,我還想告訴小學帶合唱團的老師,想告訴國中的音樂老師,想告訴宇光老師,告訴華琳老師。華琳老師,真的太感謝您抽空教我指揮,還花了一晚的時間帶大家唱歌,您真的幫了我太多,沒有您的幫助和鼓勵我不可能帶領大家走到這步,不可能獲得最佳指揮,好感謝您。
  最佳指揮。謝謝大家。
 


  「......你們未來都會參與很多活動,我最希望你們來唱合唱可以學到如何達到『合』,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想法,那要如何讓不同的聲音合在一起,我認為是很重要的,是我希望你們能學習到的。」
  做為一個指揮,到底最需要什麼呢?「沒有不好的合唱團,所以指揮很重要。」在聽到評審講評前,我就聽過這個說法了,「一個合唱團唱得怎麼樣是指揮的責任。」可是在音樂方面我能做到的其實並不多,我只是喜歡唱歌,喜歡和很多人一起唱歌而已,但我可以問心無愧地說:我很努力在當一個指揮,我很努力想把「合」的理想傳達給大家,我很努力想從「合」一路走到「和」
  雖然,最後恐怕還是沒能走到「和」吧,真的太難。每次看到大家很累都想讓你們休息,但時間緊迫;每次有人沒來或不認真都想罵人,但不想撕破臉;想把每個人的感覺都顧及,但也不是大家都同樣地對自己。可是就算會被討厭,我還是扮了黑臉,幹部還是做過殘忍的決定,只是因為我們也有情緒吧,或因一些堅持而得罪了人。關於這些我想說聲小小的抱歉,然後感謝彼此多多少少那點寬容,或者應該說,是保留。

  
  最後獲得第六名,和去年一樣,算是有點可惜吧,但我覺得以我們唱這首歌來說,已經很棒了,我們沒有大音域的變化,沒有誇張的技巧,也不是純人聲合唱,這樣就很好了,真的。(學弟妹們不要失望啊,比賽畢竟是有很多現實面的。也別因此開始天真想著明年,慢慢來就好。)
  因為我們已經一起完成了一首好歌。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都值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