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29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

  很久沒寫網誌了,但並非什麼都沒有紀錄。

  有時候什麼都不做/有時候什麼都做
  入秋之後,其實做了好多事情,例如去聽屋頂音樂節,看攝影展,走完粉樂町,逛設計展等等,很充實,更不用說除了這些展覽或音樂會,還有一大堆系上的事,比方說包種茶節,為手工股刻印章;兒文為下一屆再啟動,股頭重聚;文創坊精彩的講師名單,和越來越多的得獎紀錄;做漢代學術研討會工讀。另外就是書院記者的工作。還有,最重要的,文化盃。

  事實上這周不過是開學後的第七周,要說過了很久也不算久,只是在這段時間裡,所做的事真的很多,有太多細節,太多情緒,太多不知從何說起的過程,甚至太多領悟與覺悟。
  自從上了大學,開始發現「捨得」有多重要,走到現在,丟掉的東西很多了,只是因為我是需要專心的人,沒有雙主修或輔系,沒有再參加社團,沒有繼續教育系靛藍小孩的劇團計畫,沒有多少時間去練系羽,沒有什麼空閒做書院記者採訪.....我心中對事情的排序很清楚,這學期就屬文化盃第一。但這麼做有很大的風險在背後,倒也不是無法掌握優先順序較後面的事情,而是盡全力努力之後,如果心中第一換來的不如預期,將是多大的痛楚。(不過關於期待,志民老師說,「外物不可必」,意指對身外之物不要抱有太多期望。)

  近來壓力在肩膀上越漸沉重,不如意很多,但說出來,腦袋都很自動地把語氣代換成玩笑或頂多諷刺,其實很多時候怎麼可能不生氣,怎麼可能不沮喪,但在捨棄那麼多其他事務的同時,如果不讓自己快樂一點,怎麼可能有「得」。
  「捨得」,有捨才有得,其實若只是不斷的放棄以專一,並不一定能換來收穫,要得,實在還得有很好的心態調理吧。

  什麼都不做,是清閒,卻不一定能快活;什麼都做,是忙碌,不見得感到充實,但可能能從中找到些什麼,或藉此忘記一些什麼。

  有時候什麼都不說/有時候卻說太多
  不知道是因為秋天天氣變化多端嗎,心情有時也是一團混亂,大起大落,開心時就說很多,講什麼都開心;不開心的時候就什麼都不說,不知道在堅持什麼。又或者,什麼都懶得說,或怎麼樣都說太多,其實這真的沒有矛盾,純粹只是人與人之間微妙的關係。

  有的人喜歡訴說,有的人擅長傾聽,較少人懂得如何問,更少人明瞭如何收話。這些真的很難,因為自己就是有時想安靜,有時想有人問,有時想沉默,有時想坦白聊,這樣充滿矛盾的人啊。然後還是直覺過於強烈且準確的人。是會不小心猜到太多,是常常不經意聽到很多,就意外知道太多的人。

  但其實不論是別人什麼都不說或都說,還是自己的說與不說,不論是因為知道很少或很多而迷失或堅定,鄭宜農唱道:「迷失也是你活著的證明/別忘了你自己」,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吧。
  想說的時候就說,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時候就試著說,不想說的時候就別說,只要別害怕,別怕說,別怕說太多,別怕不說,畢竟很多事情都會很自然地流露而不需要語言,也很多事會自然地淡去卻不需要文字。

  有時候我會一直走/有時候我會回頭(低頭)
  有時我們堅持著要堅強,但究竟是需要這麼做,還是自己的恐慌呢。看到W一直以來都想要為別人做一切,想成為很多人的肩膀,而成了牆的姿態,是已經保護許多人了,卻總是不滿足。一個對自己總是無法有一點滿意的人,不是很辛苦嗎。常常想和他說,停一下吧,你身旁不是沒有別人,無須站在最前面抵擋一切。或許這就是我和W最大的不同了,該說我比較消極嗎,怎麼講都沒錯,卻也不需要定義,我只是一個會一直走,但有時會回頭或低頭,甚至逃避的人,有時幾乎希望自己脆弱多於堅強。這都沒有好壞,只是我很想和W說(其實也不是沒說過),你可能覺得自己沒有逞強,還沒有到你的極限,但真的做得夠多了,如果你想大家都好,記得別讓他們只是成為影子而已,你身邊可靠的人很多啊不是嗎。

  當然可能是因為個性差太多了吧,我純以主觀來寫。但不論是誰,我多希望你們都對自己好一點,一路上想停就停,想回頭就一瞥,想低頭就休息,做真一點的自己,讓身旁的人——至少我自己會這麼希望——能偶爾成為你們的肩膀,就算笨拙。因為我也會對自己好,會偶爾尋求倚靠。

  有時候我對自己說/有時我會對你說
  「我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你要好。」「沒關係。」
  「我不會被打敗,我不會認輸。」
  「對不起。」「謝謝。」
  「真是太開心了想把快樂都傳染給大家!」
  「好!」「好。」「晚安。」

  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
  這就是生活,就是人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