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29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ogether

  「妳是什麼股?」有人問我。
  停頓半秒之後我回答「觀光股」三個字。
 
  暑假尾巴開始想著,希望能去宿營幫忙,便決定召集想去的人成立「觀光股」,自立為導遊。雖然有人問:「說是要來幫忙,為什麼不一開始就來工人徵選呢?」我想每個人各自有自己的理由吧,就像工人也有勇敢承擔的理由。我仍然有點慶幸自己的選擇是這樣,即使「觀光股」說來總不大好意思,在兩天的活動中也經常冗著,可是我其實是假觀光之名到來的人,心裡想的,就只是"Together"而已。
 
  "Together"對我來說有某種特別的意義,大概是因為總稱高中合唱團為「同唱」,寫成英文便是"Sing Together"吧。"Together"就是一起、一同,更深更深就是「合」。人無法獨自活著啊,所以"Together"是多麼重要。
 
  在宿營真的到來之前,我一直希望能減少可能帶給別人的麻煩,畢竟「觀光股」說穿了就是付錢依附在營隊的亂入股,營期間可以坐在咖啡店裡,可以去逛植物園,可以一直睡覺。身為導遊其實不能強求任何一個遊客去做些什麼,好在大家都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例如楊瑞兒待在活動後台,乙寧幫忙盛宵夜綠豆湯,老頭和哈士奇幫大家拍照,還有我們搬了很多行李和桌椅,假裝年輕套上高中制服跳社交舞,夜教扮鬼嚇學弟妹。我自己一刻也不想冗,全員逃走中和忠豪繞了好幾圈,大地拿了掃把掃散落滿地的米粒。我想幫忙,也就只是希望和大家"Together"而已。
 
  曾經在Facebook上發表一個動態,說自己的想法:
  所有有力量的人什麼時候才有他真正的存在意義呢?我想起超人、蜘蛛人、蝙蝠俠......等等,這些英雄人物,他們有可能離去,被遺忘,被唾棄,被懷疑......但只要在危急時刻有人想到他們,並且呼喚他們,希望他們出現,他們的存在就有了意義。而力量較弱的人,其實也只要有人需要他們,或他們看見需要他們的人,而願意伸出手,就有了意義。在我看來,人們都渴望被需要,或更明確的說,是渴望被記得、被想起、被呼喚,因為不論是多麼有力量的人,也無法獨自一人快樂地存在吧。
  現在想想,「渴望被需要」或「渴望被記得、被想起、被呼喚」是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可能更強大的原因,讓我願意用時間與心力祈禱、陪伴及幫忙做些事情的,還是"Together"啊。玩全員逃走中時江家徵問我是巡關嗎,我說不是,只是想和你們同甘共苦一下。如果看到你們非常努力且非常疲憊,而我只能坐在旁邊冗的話,心裡真的很不安,就會坐不住,希望大家盡情使喚我。
 
  只是想和你們一起,只能做一點小事也好,只要能參與一些就好。
  想到在雨中進行的全員逃走中,默念佛語想要雨停卻沒能得效;想到換上制服跳社交舞大喊口號,彷彿又回到高文的時候;想到夜教時戴上面具在關卡開關門嚇人,雖然腳很痠,但嚇到學弟妹很有成就感;想到結業學員劇時幫正儀把影片撥放成功,自己就好開心;想到用自己的背和肩膀試圖支撐住想支撐的人......
  想到用鏡頭捕捉你們認真的神情,雖然不知道拍得怎麼樣,但能專注地看你們,真好。
  想到擁抱。 
 
  活動謝幕時,我來不及換鏡頭拍照,就沒拍到了,覺得很可惜,就像兒文沒能拍活動劇照一樣,因為你們是那麼棒,而這些是不可能重來的。但不會忘記。還想到昨天舞跳超棒今天power全開的隊輔們,搬很多東西和處理食物的生活,營手冊道具和夜教場佈都很精緻的文宣,一路走過來的紹文和姿尹。不會忘記,宿營的每一個人都很努力。
  我也真的很感謝觀光股的大家,在我無權的驅使下願意幫那麼多忙,真的都辛苦了!
 
  宿營,對大二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一項活動吧,比起兒文可以更瘋,比起高文學員有更多表現(簡直超乎想像),然後很多事情就此才開始(或結束)。而我對自己的選擇感到開心,絲毫沒有後悔,宿營在我心中其實成為好大一部份。如同劉崴瑒所說:「宿營太棒了,就是這樣的一個活動啊。」
 

 
  伸出手,因為我在乎,because I want to be together with you.
  伸出手,奮不顧身,因為希望能夠就此這樣握著,就只是握著。
 
  靜態活動時間玩的心理測驗,我畫出一片森林。我認為我是想要森林的感覺,"Together"的感覺,但我心中確實存在的樹可能只有少數幾棵。
 


  忘了補充一首很重要的歌。結束之後我最先想到的並非蘇打綠的〈喜歡寂寞〉,而是〈這天〉:

讓我握你的手 讓你握我的手
徹底了解顫抖 你會知道我
讓我在你身邊 一起穿越這條街
請讓我在你身邊 一起紀念這一天

 

 
我一定會記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